广东11选5走势图

广东11选5走势图 > 集团新闻 > 正文

张诚著作《新田园主义概论与田园综合体实践》出版

2018-12-05 2018年12月,由田园东方创始人兼CEO张诚所著的首部田园综合体理论与实践著作——《新田园主义概论与田园综合体实践》由北大出版社正式出版。这距离2012年3月张诚在北大光华管理学院发表EMBA论文《田园综合体模式研究》,首次提出田园综合体的概念和模式,已经过去了将近六年。
 
 
这是中国城乡发展风云激荡的六年,也是对张诚而言充满挑战、创造、探索和收获的六年。
 
2012年12月,无锡阳山田园东方项目签约,开启国内首个田园综合体实践;2014年3月,无锡阳山田园东方项目示范区正式开园;2016年9月,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领导前往无锡田园东方项目调研;2017年2月,“田园综合体”被写入中央一号文件;2018年8月,田园东方成都项目首期开业,以产品和运营为核心的业务体系逐渐成熟……
 
从一本薄薄的小册子开始,张诚带领下的田园东方,把理想深深地根植进泥土,不断汲取一切可能的养分,不断突破看似无解的困局,品尝过反复试错和自我怀疑的苦涩,也收获了来自政府、市场和行业的肯定。
 
 
如今,当乡村振兴已经成为国家战略,田园综合体模式成为备受关注的“风口”,站在新的起点,张诚出版了《新田园主义概论与田园综合体实践》一书。这本书带有建筑师对于城市规划和发展底层逻辑的专业视角,基于作者数十年城市综合体和田园综合体的实践经验,放眼乡村振兴的国家大计,同时又立足当下的具体问题,是一本乡村建设领域具有学术价值的论著,也是一本给出详尽方法论的操作手册。
 
在这本书里,张诚将多年的理论思考和实践经验毫无保留地分享给业界和学界,“希望能为中国实现乡村振兴、解决城乡二元问题,提供一个探索性的答案”。
 
内容简介
本书主要从构建背景、理论内容和实践探索三方面深入解读新田园主义与田园综合体模式。本书希望读者了解,新田园主义是在什么样的社会背景和城乡关系下构建的、新田园主义的具体内容和主张是什么、田园综合体方法论是什么、田园东方又是如何在此指导下开展实践的。
 
田园综合体是新田园主义主要的载体,而其具体项目化表现就是田园文旅小镇、特色田园乡村。田园东方在无锡阳山实践了第一个田园综合体——“无锡田园东方蜜桃村”,并在几年的思考和提炼以后,将实践扩展到成都等更多地方的项目中。本书将以这些项目实践为例,解读如何在中国城乡发展背景下,在新型城镇化、区域经济发展、在地可持续社会活力视角下,主张以文旅产业带动城乡融合发展,实现农民富、农业强、农村美,营造新社区、新乡镇。
 
2017年,“田园综合体”概念已经写入中央一号文件。本书的出版,将为中国实现乡村振兴、解决城乡二元问题,提供一个探索性的答案。
 
作者简介
张诚,田园东方创始人兼CEO。东南大学建筑学硕士,北大光华EMBA。2012年起,他以建筑师背景和城市规划专业视角,集多年城市综合体和文旅行业规划、开发运营经验,将目光转向旅游度假产业和乡建,在乡建领域提出“新田园主义”理论,发表《田园综合体模式研究》,首创田园综合体概念和方法论,开展首个田园综合体实践,创建“田园东方”等事业平台,主张以文旅产业带动城乡一体发展。主要论述包括《新田园主义理论纲要》《田园综合体模式研究》《综合体思维》等。
 
附:
《新田园主义概论与田园综合体实践》前言
 
“田园综合体”成了风行全国各地和行业的热词,这是令笔者始料未及的。当初有心无意地“发明”了这么一个词,而今它成为了一个热词、一个时代现象,从而会成为一个起到作用、留下历史印记的专有名词,无论如何,作为一个建筑学专业的毕业生,笔者内心是非常高兴的!
 
过去长期从事城市综合体规划、开发、运营工作,笔者习惯用建筑学、城市规划的视角来看社会经济发展状态、城镇化现象,以及与此有关的行业演变。在中国城镇化快速发展了几十年以后,我一直认为未来有两个方向是需要重点研究的领域,一个是城市更新,一个就是乡村现代化。
 
2011-2012年期间,笔者在北大光华EMBA作毕业论文,借鉴城市综合体方法论里产业融合与业态综合运营的思维逻辑,并且用“田园”来表达美好人居环境的理想,提出了“田园综合体”这个概念。当时,好多同事同学还表示这个词有点生硬,没想到今天广为人知,念起来也不再觉得生僻拗口了。
 
在完成论文后,我和同事们勇敢地在全国寻找实践的机会,在跑遍全国好多省市之后,这个不太说得清楚、当时绝大多数地方并不关注的发展模式,最终幸运地得以在无锡阳山落地实施,田园东方项目第一期完整建成付诸运营。在无锡阳山实践的最初四五年里,我们跌跌撞撞,反复折腾。其实要感谢这段不为大多数内外部人理解的“折腾期”,我们在坚持中不断思考,完善了我们的理论和实践模型。并在过程中丰富了顶层设计、产业模型、运营逻辑。现在,我们提出的“田园综合体模式的三农社会生态生长模型”,是在实践中逐步想通的。
 
今天,迎来了乡村振兴的大背景、大思潮、大实践,田园综合体作为一种可操作的模式被广泛关注、广为应用。我和伙伴们除了高兴,也非常欣慰。在越来越多的人参与到这个领域的实践中,绽放“芳华”,是这个时代多大的幸事呀!
 
在笔者的初心里,田园综合体是一种商业模式、一个理想乡村生活模型。这个概念被采纳进2017年中央一号文件后,从上到下,人们为它赋予了更多新的含义。而我们最大的心愿,就是希望通过更多经得起时间检验、更多有影响力的项目实践,来验证我们提出的这个模式跑得通、可借鉴,传播四方!如今我们来到了祖国更多的地方,通过项目实践,希望将我们思考和实践的成就,留在美丽中国的美好环境中,留在人们美好的生活里!
 
有人问,你们为什么叫“田园东方”而不是更通常容易理解的“东方田园”?我说,“东方田园”听起来只是一个项目,而“田园东方”是愿景!感谢田园东方的伙伴们,没有什么比能一起从事一场有机遇、有召唤、有意义、能成就的事业更美好的人生了。感谢一路同行的伙伴,感谢帮助我们的朋友,感谢阳山镇,感谢万达集团、东方园林给过我的平台。
 
伙伴们让我把关于田园综合体这几年零散的文章、思考写成书,但我更想写的,不是田园综合体,而是“新田园主义”。田园综合体一定只是暂时的概念、热潮,而对于新田园主义的追索,却可以让我们长期思考。请大家看正文吧,虽然仍只是浅浅的思考。
 
特别感谢乔金亮、周琳、张金玲、段醒予等帮助我整理书稿,还有方森在当年帮助我完成论文,感谢北大陈玉宇老师的关心指导,感谢周其仁教授给了我鼓励和鞭策。
 
最后,最要感谢的是我的爱人,是她在第一个项目实践最困难的时候,住在“村子”里,以“一己之力”,开办了拾房书院和今天的稼圃集民宿。这个呈现“拾房村故事”的地方,是新田园主义精神和实践内核呈现的中心!当然,在这个有福的事业里,也孕育了我们幸福美好的生活!
 
在2014年示范区开业前,我构想了一句饱含情怀的宣传语:复兴田园,寻回初心!一位有心的朋友和摄影师在当时项目村道边写着这句话的广告牌前,抓拍了一张一群扎着红领巾的少年在这句口号下跑过的照片。

从此,我把这张照片作为了我的微信封面。“复兴田园,寻回初心!”这句口号挂在我头像上面,始终不变!

张诚
2018年6月